律师随笔

原创:从证据法的角度看刘强东案律师公开声明

发布时间:2019-09-19 12:26:21

从证据法的角度看刘强东案律师公开声明

作者 | 孙承龙 律师

题记


推定就像黄昏中轻快飞翔的法律蝙蝠,但是,在事实的阳光下就消失了。


前言

证据是诉讼之王,诉讼的成败取决于证据以及证据的证明力。在刑事案件中,检方因为证据不足不起诉,是由于法律要求在刑事案件中要求更高证明标准——排除合理怀疑,即要求证据能够使得陪审团对指控的事实真相形成一种持久的确信和道德上的的确定性。(这与民事诉讼中要求的优势证明标准相区别,一个非常有名的例子,辛普森杀妻案,刑事审判因证据存有漏洞,被判无罪,但在民事诉讼中,陪审团一致认为,有足够证据说明辛普森应为其行为支付民事赔偿,共计3350万美元。当然,本案也有新闻报道女方将会提起民事诉讼。)


具体到本案中而言,控方必须要排除合理怀疑地证明被害人是非自愿,以及同时存在较低程度的暴力,并要求有合理地反抗(多数州还保留反抗要件)。当然,最终的结论是,检方综合全案证据,以证据不足决定不起诉。


事后刘强东的律师发表公开声明欢迎检方的决定,在该公开声明中,律师使用大量使用传闻证据、意见证据和推定证明方法(或者说手法)还原事实经过(当然了,律师只会还原对其委托人有利的事实),以期在检方决定不起诉后,占据舆论制高点,挽回其当事人的声誉。


但是,传闻证据在法庭审理过程是被排除的,这就是反传闻证据规则,最根本的原因是无法对陈述人要求宣誓、到庭接受质询(交叉询问),无法对陈述人的陈述进行。


怎么样结合证据阐述,其中有何巧妙之处,发挥出最大的效果,奇文共赏析。


正文


刘强东代理律师Jill Brisbois女士就案件事实的公开声明


在经过了一个彻底的,长达三个半月的调查之后,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宣布将不会对我的客户刘强东先生提起任何指控(其实,英文报道是“said that it did not find enough evidence to pursue a sexual assault case against Mr. Liu.”该处省略了不起诉的原因是证据不足,因为控方现有证据达不到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


刘强东先生在Origami餐厅聚餐前不认识女方。刘强东先生和他的助理都没有邀请女方参加晚宴,也没有邀请她坐在刘强东先生身边。


刘强东先生的助理买酒为两场聚会使用:在Origami的聚餐,有大约24个人;以及第二天晚上将要举办的另一场晚宴。在Origami的聚餐中只喝了一小半的酒,14瓶左右。聚餐结束后,没喝的酒被装回到车上


刘强东先生和女方在聚餐时都喝了酒。期间女方曾主动向刘强东先生敬酒,而且还主动给自己的杯子里倒酒。刘强东先生没有喝醉,女方也没有任何行为迹象表明她喝醉了


晚餐后,大家共同决定前往一间由一名聚餐参与人租下的房子继续聚会。


女方主动说她想参加聚会,所以和刘强东先生一起离开了Origami餐厅。女方、刘强东先生和他的两个助理一起乘坐刘强东先生当周租赁的一辆SUV前往那个房子。


在车里,刘强东先生的助理目睹了女方主动与刘强东先生亲热,没有任何拒绝或不情愿行为。(”助理目睹”系传闻证据, 即他人嘴里的故事,至少在公开声明中无法对陈述人进行交叉询问。)


车停在了大家正在聚集的那个租下的房子的前面。两位下了车,但是女方主动建议去女方的公寓而不是参加聚会。刘强东先生和女方回到车上,然后女方主动把公寓地址输入司机的手机以帮助其找到她住的地方。(披露女方两个主动行为——主动建议和主动输入地址,系采用积极抗辩的证明方法,即提出该份证据以削弱控方的证据证明力,使其达不到排除合理怀疑的刑事证明标准。)


到公寓楼后,女方邀请刘强东先生进入大楼。她用自己的门禁卡打开大楼的门并示意刘强东先生进去。女方主动挽着刘强东先生的胳膊走进了大楼(暗示系自愿)


公寓里的另一位居民在走廊上看到了女方和刘强东先生。(“另一位居民看到”仍然是他人嘴里的故事,或者说是故事的故事,不具备宣誓、亲自到庭、交叉询问的证人作证的三要件,因此需要被禁止使用。)他注意到刘强东先生和女方胳膊挽在一起走得很近,两人看上去都很高兴。两人看起来都没有喝醉,女方路过的时候面露微笑(1、这位居民认为“两人看上去都很高兴”“两人看起来都没有喝醉”,是属于意见证据,即一种未经完全证实的推论、想法或者结论。当然,由于对事实本身还是对事实的意见,两者的区别似乎是一个程度问题,因此,对于意见证据并非一概禁止,一般要求审判者更加谨慎的要求提出事实的细节而非推论。2、“面露微笑”属于积极抗辩,反驳“未经同意”这一犯罪构成要件。)


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切都是自愿的。该女士整个过程都很主动,没有任何不情愿的表示。他们睡着后几个小时警察来敲门。警察把刘强东先生和女方带到外面,然后在一个单独的地方对女方进行了大约30分钟的调查访谈。访谈结束后,女方找到刘强东先生并向他道歉,说这是一场误会。随后,警察把刘强东先生送回了酒店,因为他们判断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发生。(第一次报警的调查处理,是本案的最关键的地方,具体而言:1、“一个单独地方”“大约30分钟”暗示女方意志是自由的,并没有受到任何强制,因此,其当时对警方的陈述是可信和全面的。2、“道歉”“警察送回”属于诉讼中推定的使用,即上述事实的证明足以使得审判者推断出自愿事实的存在,当然,该推定并非不可反驳的推定,但是推定已经将提供证据责任转移至被害人。)


当天的下午和晚上,女方发送数条短信给刘强东先生的助理要求与其见面。这些短信开始还是友好和礼貌,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带威胁。在女方要求下她与刘强东先生的助理见面,谈判未果后又要求与刘强东先生见面。刘强东先生同意在女方选择的地点--卡尔森商学院与其见面。他到学校大楼后没多久就被警察逮捕。刘强东先生并没有在卡尔森商学院的大楼里见到女方,但他看到了一名男子似乎在拍摄警方逮捕过程。这段录像后来被人提供给了媒体。(暗示有意设置圈套)


刘强东先生对执法部门的所有调查都给予了配合。大约在16个小时之后,他被无条件释放。不久之后,刘强东先生就回家了。(实际上,不得不“配合”)


当刘强东先生还在被关押时,女方主动要求刘强东先生的律师给她打电话。在刘强东先生被释放后我按女方的要求给女方打了电话。女方在几次通话和短信沟通中反复索要钱财,并威胁如果她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就要将此事公开并起诉刘强东先生。刘强东先生坚决拒绝与其谈判。此后不久,女方聘请了人身伤害领域的民事律师,并在案件调查期间通过媒体反复散布大量不实信息。(“人身伤害领域”“民事律师”,这是案件之外的巧妙暗示,通常不会对对方律师擅长的领域进行评论,但是在此处评论的巧妙性在于:由于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中对证据的证明标准不同,前者要求优势证据证明,即证明能使得审判者认定争议的事实存在比其不存在更有可能,后者要求排除合理怀疑证明,即对指控的事实真相形成一种持久的确信和道德上的确定性,后者的证明标准要求更高,此处暗示女方聘请民事律师来处理刑事案件,其律师并非专业的律师,是混淆了两类案件的证明标准。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律师之间职业对抗性色彩强烈,和我们同行互不公开拆台形成鲜明对比。)


刘强东先生在案件调查期间打破常规,主动接受明尼阿波利斯警方的访谈要求,因为他没有任何可隐瞒的。他和女方之间的事情完全是双方的自愿。当相关证据被公布于众之后,大家就会清楚地看到检察官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刘强东先生没有犯任何罪行(“正确的决定”表明是从刑事科学上支持检方不起诉的决定,回避了自身的利益立场。“没有犯任何罪行”是绝对排除了刑事犯罪行为,这其实是声明开头检方不起诉结果,在文末再一次言简意赅地强调,也是本次律师公开声明最核心的观点。)


刘强东先生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答应女方要钱和解的要求。在此之前网络上所有有关给钱私了的传言都是谣言(在描述事实时大量依靠证据进行细节阐述,尽管这种阐述不无争议。但在回应舆论关注焦点时,用最简单的语言却产生了最强有力的效果。——形成鲜明地对比。)


结论


其实,通篇都在回避强奸罪中一个最关键的问题(sexual intercourse)。而这个关键问题即使在刑法未构成犯罪,但无论如何都会对当事人声誉上造成巨大的伤害,同时会给处于弱势的女方带来同情。


声明紧紧围绕对委托人最有利的“非自愿”证据不足这一点上,以娱乐性强的故事形式,巧妙融入大量未经质证的证据,最终目的是女方的敲诈勒索——尽管声明中并没有这么说,但声明看起来却暗含着这种意思。




QQ在线咨询
QQ咨询
821881970
手机咨询
13655698235